白流

吃瓜群众

我最恨得就是这种从中作祟、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了。我不会轻易随意指责两方中的其中一方,因为我不了解整个事情经过。没有石锤就没有发言权。你怎么知道你所支持的事实下一秒就会大反转呢?

但是第三方的小人不一样。他们利用断章取义的话语,制造出他们所期望看到的“故事”,欺骗不了解事情经过的路人,借他人之手达自己之举。

太恶毒了。

我不能理解,为什么会有人对两个纸片人的圈子有着这么大的恶意。说是对家吧,再怎么洁癖也犯不着花这么长时间潜伏在自己不喜欢的圈里;说是自家吧,究竟是想看着这个圈变好还是不好呢?

也是不了解小人了。

我只是有点可怜小人现实身边周围的人。真的太可怜了,有着心胸如此之狭窄,气量如此之狭小的子女、朋友、同学、舍友,或者同事。一直活在黑暗的角落里,用浑浊的双眼窥视着一切。只有当夜幕降临之时才敢畏畏缩缩地跳出来,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肆意指责光明。

伴着浓浓的年味偶遇一片隐藏在城市边缘的建筑。白墙红砖间,少了分喧嚣,多了分宁静。许久未见的冬日懒洋洋地倾洒在这片绿地上,暖了花木,醉了人心。